avatar avatar 我的文献 子痫前期的夫妻因素及Klotho在子痫前期的作用 作者 范翠芳 单位 武汉大学 导师 王素青 关键词 子痫前期; 父亲因素; 母亲因素; 低体重儿; 巨大胎儿; Klotho; 胎盘组织; NFkB
摘要
第一部分子痫前期夫妻影响因素的研究目的:子痫前期是妊娠期特有的疾病,是目前危及母亲和婴儿健康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一旦病情发展严重,往往危及母儿生命。子痫前期可能是一种受多基因决定及多种环境影响的疾病,因此,从夫、妻两方面探索影响子痫前期发生发展的因素,将有助于对子痫前期进行有效的预防,降低其发生率,从而改善母婴不良结局。本研究对两所三级甲等医院住院孕产妇及其配偶进行调查,获取双方的基本人口学信息、家族和自身的疾病史、生活和行为方式、孕妇孕产史、孕妇孕前及孕期保健等,探索这些因素对子痫前期发生的影响,为子痫前期的预防提供理论依据。方法:本研究于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募集住院分娩的孕产妇及其配偶人群,问卷调查前均通过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及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批。调查问卷为自行设计并经过验证。调查夫妻双方的问卷共包括五个部分:1、孕妇与配偶的人口学信息,如年龄、身高、体重等;2、孕妇与配偶的社会经济状况信息,如居住地、受教育年限、职业、收入水平等;3、孕妇与配偶的父母及本人疾病史;4、孕妇与配偶的日常生活和行为方式;5、孕产妇的孕产史、孕前和孕期保健情况、围产结局等。本次研究共发放2500份问卷,剔除关键信息缺失的文件,最后进入统计分析的有效问卷1721,有效率74.8%。数据录入采用Epidata3.1软件,并应用SPSS20.0进行统计分析。首先分析罹患子痫前期的孕产妇和正常孕产妇之间自身及其配偶相关资料的差异及双方基本情况、家族及自身慢性病史、生活和行为方式、孕妇的孕产史、孕妇的孕前孕期保健等是否存在差异,其次,以子痫前期为因变量,把经过上述比较后两组存在差异的变量为自变量,进行多因素Logistic逐步回归分析。同时也分析了子痫前期的发生对新生儿出生体重的影响。结果:本次调查发现,子痫前期的发病率为7.6%。利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从母亲因素的角度分析,在回归模型中逐步放入孕妇的人口学信息、自身与家族慢性疾病史、社会经济状况和孕期干预因素,结果显示,母亲的年龄(OR=1.046, 95%CI 1.001-1.093, P=0.047)、孕前BM(OR=1.094,95%CI 1.038-1.152, P=0.001)、孕前高血压(OR=1.579,95% CI 1.27-1.963, P=0.000)、孕产妇父亲高血压(OR=1.747,95%CI 1.099-2.776, P=0.018)、孕产妇母亲高血压(OR=1.868,95%CI 1.207-2.889,P=0.005)、家庭居住地(OR=0.852,95%CI 0.736-0.985, P=0.030),孕产妇的受教育水平(OR=0.700,95%CI 0.575-0.851, P=0.000)、孕期产检次数(OR=0.617,95%CI 0.500-0.763, P=0.000)是子痫前期发生的独立影响因素。其中较大的年龄、较高的孕前BMI、孕产妇的高血压病史、孕产妇父母的高血压病史是子痫前期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而居住在大城市、孕产妇较高的受教育水平、孕期较多的产检次数是子痫前期发生的保护因素。而较高的家庭经济收入对降低子痫前期发生的影响不显著(OR=0.824,95%CI0.664-1.027, P=0.079)。从父亲因素的分析结果显示,父亲的受教育水平和吸烟的习惯对子痫前期的发生有影响,即受教育水平越高,孕妇罹患子痫前期的风险降低(OR=0.781,95%CI 0.653-0.933P=0.007),而吸烟则增加孕妇罹患子痫前期的风险(OR=1.302,95%CI 1.044-1.624, P=0.019)。终止妊娠即分娩是治疗子痫前期的有效方法,虽然此方法能有效解除子痫前期对母婴生命的威胁,却也不可避免增加了医源性早产,即早产儿出生比率增加。就新生儿体重而言,子痫前期孕妇分娩的新生儿体重显著低于正常孕产妇的新生儿体重(2740.3�992 vs 3260.2�533.4,P=0.000),而这一显著性的差异也体现在新生儿身长上(子痫前期孕妇:正常孕产妇=46.8�4.8 vs 49.9�2.4,P=0.000)。把新生儿按照体重分为低体重儿、正常体重儿和巨大儿,子痫前期产妇的新生儿其比例分别为43.5%,44.3%和12.2%,而正常孕产妇其新生儿的这一比例则为7.6%,85.9%和6.5%。值得注意的是,子痫前期的产妇不仅低体重的出生率远高于正常产妇,巨大儿的出生比例也显著高于正常产妇,其内在影响因素值得探讨。由于孕周和孕期增重对胎儿的体重有显著影响,而其他如母亲自身的慢性疾病以及其他因素如社会经济状况对新生儿体重的影响也不可忽视,我们把新生儿体重作为因变量,分别探讨父母因素对低体重儿和巨大儿的影响。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在校正其他因素的基础上,孕周、孕期增重、子痫前期、母亲居住地这四个因素是低体重儿出生的独立影响因素,其中孕期发生子痫前期是低体重儿的危险因素,其OR值为5.442(95%CI 3.316-8.865),即患有子痫前期的孕妇其新生儿为低体重的风险是正常孕妇的5.4倍;而较长的孕周(OR=0.723,95%CI 0.673-0.776,P--0.000)、较高的孕期增重(OR=0.923,95%CI 0.895-0.952, P=0.000)和居住在省会城市(OR=0.786,95%CI 0.681-0.906, P=0.001)是低体重儿的保护因素。同时,对父亲因素的多因素分析表明,父亲居住地是低体重儿的唯一影响因素,即父亲居住者省会城市者,其低体重儿发生的风险将降低约26%(OR=0.741,95% CI 0.655-0.840, P=0.000)。就巨大儿而言,多因素logistic逐步回归显示,妊娠次数、孕妇年龄、产次、孕前BMI、孕周和孕期增重等五个自变量是巨大胎儿的独立影响因素,即年龄越大,孕产次数越多、孕前BMI越高、孕期越长、孕期增重越多的产妇其新生儿为巨大儿的风险增加,具体的OR值分别为1.053(95%CI1.005-1.104)、1.403(95%CI 1.011-1.309)、1.124(95%CI 1.061-1.191)、1.189(95%CI1.046-1.351)和1.087(95%CI 1.051-1.126),而母亲的居住地和受教育水平与巨大儿的出生无关。从父亲方面分析发现,父亲因素包括人口学特征、生活行为方式、社会经济状况以及疾病史等均与巨大儿的出生无关。结论:夫妻双方因素对子痫前期的发生发展产生着重要的影响,同时对新生儿出生体重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第二部分Klotho在子滴前期的作用及可能信号通路目的:人类的胎盘组织有丰富的表达。口出具有内皮细胞保护功能,而内皮功能的健全对胎盘组织的发育和功能维持举足轻重。Klotho保护细胞内皮功能,而目前研究发现,子痛前期主要发病机制为内皮功能障碍导致的滋养细胞侵入不足,螺旋动脉重铸障碍。子痛前期是由多系统多因素引起的,血管内皮细胞的受损、局部张力的变化及孕早期胎盘微环境免疫系统的变化都与子痛前期的发生发展有关。在孕晚期,这些改变可能导致大量炎性因子的释放,激活炎性通路,从而引起机体的系统炎症反应。19%年研究者发现NFkB是B细胞免疫蛋白KAPPA轻链转录所需的真核细胞转录因子,它主要涉及机体的防御反应、组织应激、组织损伤、细胞分化等过程的信息传递。因此,本研究主要观察在Klotho前期胎盘组织的表达规律,Klotho在不同时期胎盘組织的表达规律及在子痛前期胎盘的变化。方法:募集2014.1-2015.6期间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进行流产、引产和足月产的孕妇各10人,采集孕早期流产绒毛组织、孕中期引产的胎盘组织和孕足月胎盘组织。记录孕妇的年龄、身高、体重等基本信息。同时募集2014.1-2015.6期间入住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产科被诊断为子痛前期且符合纳入标准的孕妇(子痛前期轻度10人,重度10人),同期入住正常孕妇10人,记录年齡、孕前BM、孕期増重、孕次、产次、孕周等基本信息,取母血制备血清,取胎盘姐织进行基因和蛋白表达的测定。分别利用实时定量RT-PCR和免疫印迹(Western blot,WB)检测胎盘组织Klotho的基因蛋白表达;利用免疫组他(Immunohitstochemistry,IHC)观察Klotho在胎盘组织的分布和蛋白表达。利用曲线评价血清分泌型Klotho预测子痛发生的可能性。结果:Klotho的蛋白表达在孕期呈现出双相变化,即早期和晚期表达较高,而中期表达相对较低,虽然没有达到显著水平(P=0.069),有待于扩大样本量进一步探索。正常孕妇的母血清分泌型Klotho水平较重度子痛前期现在升高,而通过ROC分析,母血清分泌型Klotho水平有可能作为子痛前期发生的预测指标。不同的测量方法均证实Klotho表达水平(qRT-PCR、ELISA、WB、IHC)在重度子痛前期患者的胎盘组织中显著降低:重度子痛前期胎盘组织中NFkB的ser356位点磯酸化水平显著髙于正常产妇和轻度子痛前期产妇。结论:田〇出0的表达水平在重度子滴前期患者胎盘组织显著下降,同时NFk水平也显著升高。
下载 cnki {{liketext}}
©2018 - iData {{ message }} 关闭